首页 > 古代 > 

裕王的黑化王妃不好惹

裕王的黑化王妃不好惹小说

裕王的黑化王妃不好惹

西洲小妖/

主角“冯兮和顾时引”是金牌作者“西洲小妖”创作的一部古代重生好文,小说书名叫《裕王的黑化王妃不好惹》,全文精彩段落:“三皇子即然有胆量玩滥竽充数的伎俩,怎么没有胆量令人看一看,你需要娶的膺品长什么样子?”冯兮和丝毫没有留情地揭穿了这一虚伪的老公。酒囊饭袋,中看不中用,这也是此生她对顾锦年的点评。细心回想到上辈子的历经,顾锦年最多算得上绊路的一颗碎石子。

类型:古代 状态:已完结 来源:阳光 时间:2021-11-24 22:53
开始阅读
章节目录
查看更多 >>
精彩节选

兵刃相击声来的猝不及防,翎羽箭遭到闪着寒光的大刀阻拦,砰然坠地化为零星的碎片。

而就在此时,雨幕中,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,落入所有人的耳中。一辆宝珠流光的马车由数十名铁骑护送着驶来。车厢的外壁上绘有的白象图腾,被大雨冲刷地愈发明晰。

这些铁骑面容冷肃,全都是身策锦鞍骏马,脚蹬黑缎靴,腰间佩刀。顾锦年眉心紧拧,心道不好,立即挥手制止了自己的一众侍卫。他一看这阵势,就知晓车内是何人。

“陛下得知三皇子和冯大小姐的婚事有变故,特让裕王爷带来圣谕,请三皇子带冯大小姐和云大小姐即刻进宫面圣。”其中一名铁骑牵引着马过来,向顾锦年拱手禀道。

一直忙于军务的裕王爷怎么会有空管他的闲事?顾锦年犹豫了一下,后悔自己方才的意气用事,十分不悦地让侍卫们和迎亲队伍都先带着东西,往路旁挪。

“小侄遵令,有劳裕皇叔。”迫于裕王爷的压力,顾锦年不敢违令,拖延了一会,他敷衍道:“可我们在雨中待了这么久,就这模样进宫对父皇实为不敬。还请裕皇叔先行一步,待换身头面后,小侄必当亲自携长依跟兮和入宫。”

闻言,马车里的人并没有反对,简单地交代了身旁亲信几句后,就率人径自离去,好似真的仅是来传信一般。

裕王爷?冯兮和起初看到有人掺和进来时,并不意外,可知道来人是他后,心情略是复杂难言。

连区区一名铁骑都能对顾锦年无礼,可想而知,那个裕王爷是有多嚣张,多傲慢。

顷刻之后,马车内有一双手挑开了车帘,骨节匀称,手指修长。似是惊鸿一瞥,冯兮和隐约地看到一个完美的面部轮廓和一袭红的绚烂夺目的衣袍,仿佛他才是今日成亲的主角。

还没看清楚人,她就感到了一股摄人的气势。车中男子的眼神像是在睥睨万物,这样的男子,无人敢不听,无人敢不从。

车轮缓缓前行,马蹄“嘚嘚”地响起,前世的记忆在脑海里浮现。上辈子,她在闯入他的营帐盗取白象符时,曾和那个嗜血狂傲的男子有过一面之缘,那也是前世他们唯一的一次交集。

但他却迫害了她的大哥!想起大哥的惨状,冯兮和的十指慢慢收紧,指甲嵌入了她的掌心。她在告诉自己,大哥的这一笔帐她一定得算!

当前......她垂眸敛起自己的情绪,转而看向神色恢复如常的云长依,目光闪烁。

“千允,好好伺候大小姐洗漱,免得让她到时冲撞了陛下。”云长依樱唇微挑,温柔地吩咐着冯兮和的婢女千允。刚才还在思索下一步该如何走的她,此时心中又有了打算。

“小姐,就由奴婢为你洗洗吧。”千允身穿浅绿色比甲,胆怯地来到冯兮和的身边。

看着千允的模样,冯兮和心神略是一滞,之前她对千允并不好,还差点因为云长依的三言两语,将千允卖到勾栏里去。可前世,她被囚禁在毒宗时,千允却偷偷溜入,并在她遭受毒打时,只身挡在她面前,被活活打死......

“好。”冯兮和眼圈微红,毫不嫌弃地拉着千允的手回到自己的揽月阁。感受到千允的紧张,她低声说道:“千允,我不会把你卖到勾栏的。对不起,我不该那么对你。”

千允诧异了一小会,便是说了声“没事”,就准备和林嬷嬷去打热水。

“不必。”刚在梳妆台前坐好,冯兮和果断地阻止了要跨出门槛的千允,“去登云阁把那身雨花锦的留仙裙取来,我要马上进宫。”

千允回头不解地问道:“小姐不是要洗漱完,留在揽月阁等三皇子来接你么?”

“留在这只能等死!”冯兮和咬牙切齿,她可不相信那对狗男女会让她抢占先机,去宫里诉冤。

要是他们赶在前头,在宫里窜通好德妃,完全可以翻盘。

千允惊了惊,也不问为什么,忙照着冯兮和的话做。他们家小姐跟从前不一样了,这么做一定有她的想法。

浅碧色的留仙裙被束之高阁多年,色泽却不减分毫,此时被穿在冯兮和的身上,衬得她的身姿袅袅婷婷。

冯兮和的身段极佳,气质出尘,若是没有脸上的红斑,也会是位令人见之忘俗的美人。

从双棱的莲花纹铜镜里,冯兮和看着自己的容颜,随手拿来一盒脂粉,稍微遮掩了下红斑。

她的余光瞥到梳妆台上一个精致的白瓷玉瓶,蓦地想到,云长依擅长的事情很多,调制香粉就是其中一项。从七岁开始,云长依就陆陆续续地给她送香粉过来,而脸上的红斑,也是在几年以后生出来的,为此,她的大哥寻访了天下名医,却仍然没什么收效。

想来,云长依是处心积虑地要毁掉她的容貌。前世临死前,云长依的话语犹在耳边,当同龄的孩子尚在牙牙学语时,云长依就有那般的心智,是多么得可怕!

冯兮和怒火中烧,一拂衣袖,白玉瓷瓶随着其他的瓶瓶罐罐一起滚落下去,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。所幸,在毒宗那么多年的折磨,也不是白受的。对于各种毒术,她已经牢记在心里,只需假以时日,她就可以让自己恢复容貌。

看过这本书的人还看过
同类型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