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

官途草根的逆袭

官途草根的逆袭小说

官途草根的逆袭

骑鹤东巡/

《官途草根的逆袭》的作者是骑鹤东巡,官途草根的逆袭主角是黄海川邱淑涵何丽,全文已大结局。“你说我来得早,那你不是比我更早,方总,这大清早的你就守在我办公室门口,不会是又没什么好事吧。”黄海川笑着看过方萍萍一眼。“黄市长,瞧您这话说的,我哪次来找您是坏事?”方萍萍故作不开心道,生气的样子别有一番风情。

类型:都市 状态:未完结 来源:文鼎 时间:2022-08-22 23:59
开始阅读
章节目录
查看更多 >>
精彩节选

两人上了车,于致远的神色难掩兴奋,“书记,刚刚市委办给我打了电话,说是那边的办公室已经给您准备好了,问您啥时候搬过去。”

“就这两天搬吧。”黄海川挑了挑眉头,如今他被正式任命为市委书记,办公室确实也该尽快搬到市委,而按照省里的安排,他这两天也会向市人大辞去市长的职位,因为省里要安排新市长过来。

于致远闻言,赶忙应了一声,脸上神采飞扬,伴随着领导身份和职务的进一步提高,他这个秘书的地位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,别的不说,他头上的光环至少从之前的‘市府大秘’变成了‘市委大秘’,更夸张点说,他这个秘书,如今俨然成了江城第一秘,于致远如何能不高兴?

与有荣焉!于致远此时此刻更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四个字的含义。

车子往市政府开去,进了办公室,黄海川脚步突然一顿,转头对于致远道,“小于,你去办个手续,咱们去第二看守所一趟。”

于致远听到黄海川的话,脑袋有刹那的停滞,他这之前一直沉浸在黄海川晋升市委书记的喜悦气氛中,也没听到黄海川谈到类似的话题,乍一听黄海川突然让他去办进看守所的手续,于致远的脑袋都有点转不过弯来。

“书记,去第二看守所?”于致远不确定的问了一句,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错了,这看守所里有什么人是值得黄海川去见的?再者,今天是黄海川被任命为一把手的大好日子,这时候跑看守所去,多不吉利呐。

“嗯,你马上让人去办个手续。”黄海川点了点头。

听到黄海川肯定的回答,于致远疑惑的看了黄海川一眼,心里虽然纳闷,不过于致远也不敢多问。

于致远出去办事,黄海川则是在办公室坐了下来,要不要去看守所探望一下张然,这是黄海川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反复犹豫的一个问题,最终黄海川还是做了决定,决定去一趟。

其实早在张然被抓的时候,黄海川就有考虑过去看一下对方,但因为各种琐事缠身以及心里的一些顾虑,这一拖,也就拖了两个多月。

今天,选择在这样一个日子去看望张然,黄海川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,但对于别人是否会因此产生什么联想和臆测,黄海川并不担心,他和张然之间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,也没什么利益往来,自然也不会怕别人中伤。

进看守所的手续很快就办好,于致远如今作为市委一秘,这种小事对他而言无非就是一个电话的事。

跟着黄海川再次启程前往看守所,于致远不时的通过车内后视镜观察着黄海川的神色,见黄海川大多数时候都是绷着脸色,于致远也识趣的不敢吭声,这时候他就算想找主动找话题也不敢随便开口,不过于致远这会倒是隐约猜到黄海川是去看守所见谁了,张一萍的女儿张然刚被省检察院带走的时候,黄海川曾经有让他去了解张然是羁押在哪里,他当时通过检察系统的渠道去问了一下,确定张然是羁押在江城第二看守所,这个事,他当时跟黄海川随口一汇报后,也就抛诸脑后了,因为他也不认为黄海川会一直关注张然,所以并没放在心上。

车子到了看守所,于致远跟着黄海川进去,和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接洽了一下,于致远很快就印证了自己的猜测,黄海川果然是来看张然的。

新任的市委书记亲自到来,自然是惊动了看守所的上下领导,黄海川却是没要求人作陪,提了简单的要求后,就在看守所一个会客的小房间等待着。

约莫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,张然便被人带了过来,看到屋里的黄海川时,张然有片刻的失神,旋即自嘲的一笑,定定的看着黄海川。

房门被重新关上,屋里只剩下了黄海川和张然,看着张然身上穿着的囚服,手上戴着的手铐,黄海川眼里闪过一丝复杂,目光最后落在了张然脸上。

眼前的张然,已然苍老了许多,头上竟然隐约可见几缕白发,曾经精致漂亮的一张脸蛋,现在更多的是苍白和憔悴。

两人彼此注视了许久,最后还是张然率先开了口,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。”

“你觉得我有必要吗?”黄海川凝视着张然,“来看你的笑话,对我有什么好处?难道能让我获得心理上的快感?你觉得我会那么庸俗吗?”

“怎么不会?以前我爸妈对你不屑一顾,瞧不起你,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把你扫地出门,想必这些陈年旧事,你依然刻骨铭心吧?”张然嘲讽的看着黄海川,“你可别跟我说你跟圣人一样,早就看破一切,对过往的仇恨毫不在乎。”

“张然,你错了,我和你家之间,谈不上什么仇恨,顶多只是你父母棒打鸳鸯,说了一些难听的话罢了,这样能算什么仇恨?当然,我也不否认,当时我的自尊心的确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但那又如何?难不成我一个大老爷们还得抱着那可怜的自尊心,一直生活在愤怒中不成?”黄海川摇了摇头,“一个男人的成长,伴随着的是其内心的不断强大,而所谓的自尊心,你觉得一个弱者有资格跟人谈什么自尊心吗?”

“没错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弱者的确没资格谈什么自尊心,所以当时就算我爸妈再怎么肆意践踏你的自尊,你除了忍着受着,却是什么也做不了。”张然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,嘿然一笑,“那现在呢?你不再是那个弱者,而是堂堂的江城市长,副省级的干部,而我们张家,却是一家子都沦落成了阶下囚,黄海川,你是不是很得意?心里万分的畅快?你今天来看我,是不是带着胜利者的心态,也想来践踏一下我的自尊心,一雪昔日之耻?”

张然的话让黄海川眉头微皱,想及张然现在的处境,黄海川旋即又释然,从之前权势显赫的家庭到现在一家人都沦为阶下囚,张然的心态偏激一点也能理解。

“怎么,无话可说了?”张然见黄海川没说话,神色越发嘲讽。

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,不过我今天还真就只是来看看你。”黄海川耸了耸肩。

“你有这么好心?”

“难道在你眼里,我很恶毒不成?”

黄海川这么说,张然竟是哑口无言,平心而论,黄海川绝对跟恶毒两字扯不上关系,大学期间和黄海川的四年恋爱,张然对黄海川的印象是有情有义,毕业之后,如果不是来自家庭的压力,以及父母亲对她潜移默化的影响,她真的会选择黄海川,但父母亲不停的给她灌输门当户对的观念,张然最终还是一脚踢开了黄海川。

看过这本书的人还看过
同类型小说推荐